亲贝网首页 > 家庭生活 > 情感 > 明星情感 > 明星慈善遇瓶颈 李连杰难突围章子怡暗翻身(图)

明星慈善遇瓶颈 李连杰难突围章子怡暗翻身(图)

2010-10-12 00:44 来源:南都娱乐周刊 发布评论

明星慈善遇瓶颈李连杰难突围章子怡暗翻身(图)

李连杰

明星慈善遇瓶颈李连杰难突围章子怡暗翻身(图)

章子怡

明星慈善遇瓶颈李连杰难突围章子怡暗翻身(图)

2009年5月,经历“诈捐门”后的章子怡在英国关爱儿童慈善组织陪同下,看望福利院孩子。

明星慈善遇瓶颈李连杰难突围章子怡暗翻身(图)

2008年11月,王菲、李亚鹏与嫣然基金人员到当地探望第2008位接受治疗的唇裂儿童。

  这三年,李连杰一手创办的壹基金声名鹊起,成为国内最著名的明星慈善基金;同样这三年,这个还未长大的新生儿,因缺乏“身份证”成了黑孩子,被“父亲”宣告面临“夭折”可能。身份未获认证、账目无法自主、项目开展受制……这些壹基金想要“单飞”的理由,何尝不是国内所有明星慈善基金的紧箍咒。突然间我们看到,即使八面玲珑、人前光鲜 的李连杰、章子怡们,在运作自己的慈善基金会时,仍不得不向现实和体制低下高贵的头。

  采写_ 本刊记者 邱致理

  明星难得基金户口

  最新进展:壹基金仍将挂靠求存

  “壹基金会中断吗?”

  “有可能。”

  “会有这么严重吗?”

  “有,你和我,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。”

  这是9月12日,李连杰在接受央视《面对面》专访时,与柴静的一段对话。节目中,李连杰首度对媒体谈到做壹基金的痛处:壹基金是个已经生了的孩子,但没有身份证,身份和法律结构模糊,这在和他人的合作中带来很多问题,“这孩子虽然还健健康康的,但它没有身份证,没上学,在月子里没事,可目前它会被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专业化、透明化发展的人质疑。”

  比喻有些抽象,概括来说,李连杰就是想把壹基金从其挂靠的中国红十字会脱离开来,将它申请为公募基金,给壹基金独立合法的身份。因为唯有公募基金,才有权向公众募捐。而现在中国的慈善基金会,只分公募和非公募两种。由于中国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的先例,所以个人基金会都挂靠在官办公募基金会名下,李连杰的壹基金就是与红十字会合作,在中国红十字总会架构下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。它虽然能向公众募款,但并不是独立法人,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。壹基金募来的善款,都需要注入红十字账户,只有微小的一部分供日常开支的营运成本,可自由支配。所以壹基金潜力巨大的手机平台的捐款,因为账户的不独立而在操作上存在重大不便,远远无法实现李连杰最初设计的“每人每月最少捐一元,让小捐款变成大善款”理念。

  据知情人透露,今年2月初,壹基金和红十字会第一个三年合约到期之前,李连杰已经酝酿“分手”。早在去年11月,壹基金已经向民政部办理公募基金会申请,按照要求递送了资料,经过一系列运作程序,希望注册成为公募基金,并一直在与民政部保持沟通,但因为政策和法律的约束,报批“难产”至今,短期内无法实现。这让李连杰看不到希望,壹基金某项目合作伙伴Z告诉本刊,“李连杰原本想通过这三年时间,将壹基金合法化为公募基金,因为他最初设立的壹基金慈善理念:一个人,一个月,一块钱,就是冲着全国性公募基金会的方向去的,但没想到实现不了,现在只能和红十字继续按照之前的模式走。”

  不过李连杰的意外吐衷肠,迅速在业内引起震荡和讨论,壹基金和红十字会立即“辟谣”,称合作正常照旧。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在博客中答记者问,态度显得相当重视。他表示,作为设立在中国红十字会的一个专项公益基金,只要壹基金账户上的钱没用完,就应该不存在关闭的问题,除非账上没钱归零了,而目前壹基金账上结余资金还有6700多万元。

  壹基金执行主席周惟彦也表示:“壹基金目前运转情况一切正常,可能有些人误读了一些相关信息。”与此同时,李连杰出席活动时也对自己之前的言论给红十字会带来被动而道歉,“我对中国红十字会很感恩,没有它,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壹基金,两者怎么可能有矛盾?”

  这官方口吻的回应看上去更像李连杰对自己言论的一种补救,而他的改口除了让这则新闻更尴尬外,其语境背后明星慈善基金所面临的掣肘和困境,被更真实地凸显出来。

  具体过程手续繁杂

  实际窘况:明星基金由“宿主”说了算

  壹基金的困境,其实是明星慈善基金的缩影。除了李连杰壹基金挂靠在红十字会旗下,其他许多明星的慈善基金也都需要找靠山,才能生存运作下去,比如王菲、李亚鹏的嫣然天使基金,李宇春的玉米爱心基金,也挂靠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下面;姚明的姚基金是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架构下设立;黄奕的奕动体育慈善基金则建立在上海体育发展基金总会旗下。明星“玩转”慈善,虽为自己树立了良好公众形象,但慈善之路的坎坷和崎岖,也不足为外人道。

  以壹基金为例,除频繁的抗灾和援助外,也扶持了不少灾后重建项目,如:羌族妇女就业帮扶、灾区基础建设援建、青少年心理社会重建、生态环保、灾区农户小额贷款扶持等。壹基金还组织过全球性慈善公益论坛,并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一起,发起了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。但每进行一个项目,壹基金都要经过严格项目审批,层层限制,直到现在危机重重的时刻,壹基金的基础性项目“每人每月一元钱”计划也未能顺利展开。由于募集来的钱必须交由红会统一管理,2008年汶川地震后壹基金募集到的4000多万元全部交由红十字会支配,其中仅200万元由壹基金自己操作。而由于壹基金们只是“宿主”的专项计划,还需从款项支出中缴纳“管理成本”给宿主,如《崔永元公益基金管理规则》第30章第10条就有规定,“红基会可以按照使用支出额的10%从崔永元基金中提取管理成本,用于项目管理和行政费用。”一位明星慈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说,很多问题会出现在具体项目实施过程中,“比如你看中一个场地,要做一场慈善活动,但对方要求你出示公章,而我们没有自己的独立公章,可能很细节的一件事,会因为手续问题变得非常麻烦。”对于想在慈善方面大施拳脚的李连杰来说,如此缺乏自主性和灵活性的慈善行为,无异于作茧自缚,无计可施。

  为了筹钱,李连杰自称是“全球最大的乞丐”,每天冥思苦想,到处求人,以致头发自2007年后突然两鬓全白,“因为白天想,晚上也想,吃饭也想,要想很多方法,去走这条路。”他在各种公开场合,电影首映式、品牌代言会、公益记者会上,成为一个嗦的布道者,从开口到离场,所说内容几乎都是壹基金,滔滔不绝,不厌其烦。哪怕受邀去当张艺谋新片首映嘉宾,他也能把客场说成壹基金的主场。李连杰说:“其实我也很抱歉,当时那种急迫,基本上就是见人矮三分,人家说你装孙子,我说不是装,是真孙子。”可能很多人难以理解壹基金的困境,全中国那么多人,壹基金难在哪?但李连杰说就算他这样鞠躬四五年,还很困难,很多梦想仍未实现,“真正固定下来也不过几十万人,每人承担1元钱,比起13亿人,还相差很大很大距离。”

  称赞质疑并存

  明星光环带来落实、监督重责

  对明星慈善基金来说,虽荣誉和光环围绕,但怀疑和质问也从未断绝。章子怡的“诈捐门”风波结结实实印证了这一点,即便她再三强调是口头承诺捐款人诺而不捐,也迟迟未等到有关部门的审批结果,捐助项目才未启动,但网友对明星慈善的舆论监控,有时候比新闻媒体还要敏锐。直到章子怡聘请的美国律师事务所出具了账目清单,她又亲赴德阳出席关爱儿童组织资助项目的正式启动,暴风雨般的攻击才稍平息。上周,某著名论坛上追问章子怡善款去向的高楼,神奇地被夷为平地,相信亦是有人在背后运作成功。

  即便是李连杰,为壹基金说破了嘴,熬白了头,公众对于他“伪慈善”质疑也从未间断。比如他出演公益片《海洋天堂》片酬只有1元钱,但他应史泰龙之邀去美国出演《敢死队》,带着10人保镖、按摩师、助手的豪华阵容,享受巴西阳光海滩,7天只工作3小时,片酬近亿;又比如他入新加坡国籍,住亿万巨奢豪宅,让大家捐钱,却从不说自己捐了多少。李连杰对这些质疑心里清楚得很。他回应说:“世界上两种模式,一种是德兰修女,她用她无私的奉献去传递爱;另一个典型是比尔·盖茨,他用他的财富、杠杆,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。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俩中间的一条道路。”

  曾向壹基金捐款的企业主也透露,壹基金和国内其他官方慈善机构一样,也在每笔捐款中收取10%服务费,作为运营管理费用。壹基金每季度和每年虽有比较清晰的收支报表和明细,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,但账目是笼统的,捐款人并不清楚自己的捐款去了哪。而账目上每年有超6位数的支出项,是“管理费”。

  问题重重,但无论如何,壹基金已是国内最公开透明、影响力最大的明星慈善基金,很多人在为李连杰和壹基金打气,壹基金中断危机暴露的是中国慈善事业法治进程的缺失,明星们理所当然地期盼着一部完整可行的《慈善法》诞生。

  王汝鹏(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)

  “明星应该选择慈善机构合作慈善事业”

  我觉得在中国以个人名义做慈善的空间还是很大的,关键要看你选择哪种方式,你可以通过选择慈善机构共同做慈善,你也可以不通过慈善机构直接做慈善,但我还是倾向个人做慈善选择前者,因为做慈善也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。中国红十字会与李连杰的合作总体上是好的,李连杰的苦恼在于他想成立壹基金公募基金会,获得独立法人地位,有自己的公章和单独的银行账户,而这些涉及现行的政策法规,需要依据现行的政策法规办理。

  我对明星做慈善的建议是,如果不具备独立募款和项目执行的条件,就尽量选择与有公信力、执行力的公益机构合作,利用自身的影响力,协助公益机构做宣传,做劝募,并参与一些资助项目的考察和监督,把具体的资助管理工作交给专业的公益机构去做。

  杨思维(范冰冰工作室宣传总监)

  “范冰冰暂时不会成立自己的慈善基金”

  南都娱乐:范冰冰这两年的慈善行动也不少,你们是如何操作的?

  杨思维:我们是把每一次慈善当做一个具体项目来操作,根据每个不同项目选择不同的官方合作伙伴,比如我们之前捐助30万,送水到云南旱区,就是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,我们希望购买的每一瓶水都能送到小朋友手里,每一个领到水的小朋友都会在表格上签字。我们去西藏阿里捐助心脏病儿童,范小姐自掏腰包50万,和中国红十字合作一起去。所以我们现在的慈善方式,就是我们出钱,找专业的慈善机构和我们一起完成,但我们会指定并且要亲眼看到捐款的去向。

  南都娱乐:你们为何不考虑建立自己的慈善基金?

  杨思维:从现阶段来看还没有这个必要。先把手边一个一个慈善项目做好是最重要的,切切实实地帮到需要帮助的人,暂时并不需要建立一个慈善基金。

  孔庆德(上海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)

  “1.法律不完善,捐款未能抵税;2.捐款人无知情权”

  南都娱乐:你如何看待明星慈善基金会面临的这些困难和问题?

  孔庆德: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的法律体制还不完善,你想捐款,捐到哪里去,确实是我们国家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问题。我们现在的捐款主要集中在几大半官方性质的慈善机构上,但这些捐款怎么使用,捐款人对自己的爱心去了哪里是不清楚也不了解的,捐款人应该有知情权,慈善机构应该做一个详细的账目公布。

  南都娱乐:国外有没有一些好的方式可以借鉴?

  孔庆德:国外慈善有一套很完善的运作体系,捐款多少可以抵扣个人的税收,可以激发民众做慈善的积极性。报道上看到有一个国家捐衣服都可以抵扣税收,但是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解决不了。

  南都娱乐:你对公众人物、明星慈善有没一些建议?

  孔庆德:如果你要设立一个慈善基金的话,我觉得你应该在设立之前想好怎么去运作,这是一个关键,否则很可能一开始人尽皆知,但没有后续良好的运作,生命力就会下降,总会有枯竭的那一天。另外你要考虑到捐款的来源,有进才有出,没有来源怎么做慈善。做基金是一个长久的行为,不是一次临时性的捐款。

如果您有与“章子瓶颈明星李连杰”的相关问题,请向其他妈妈提问